2019-05-21 10:26:00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王天僚
核心提示:吴恳大使接受德媒专访时指出:华为是一家独立的私营企业。美国所谓中国政府利用华为设备开展间谍活动的指责毫无根据。请问证据在哪里?美国在全球打压华为具有政治动机。
该报告深入调查研究了中国一带一路与澳大利亚经济社会的关联性,特别是澳大利亚如何发挥与中国产业的互补优势,进一步参与到一带一路的建设。

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网站5月5日刊登文章称,吴恳大使接受德国《星期日法汇报》专访时,就“一带一路”合作、中德关系等问题阐述看法。专访摘编如下:

星期日法汇报:大使先生,中国正凭借新丝绸之路开辟的贸易通道向欧洲和非洲投入巨额资金。中国是想以此增加其他国家对华依赖吗?

吴大使:我们的目的是携手伙伴共同走出一条通往现代化的道路,促进民心相通,并为民众创造更多福祉。“一带一路”是开放的合作平台,所有有意愿的国家都可以参与。一周前,38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。目前,已有127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签署了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合作文件,其中包括意大利、希腊等17个欧盟国家,此外还有瑞士。可惜德国在这些方面还略显谨慎。

星期日法汇报:那么第二届高峰论坛取得了什么成果?

吴大使:最重要的是确立了高质量共建“一带一路”目标,指明了合作方向。“一带一路”共建项目主要是商业项目。习近平主席明确强调,要秉持共商共建共享这一“黄金法则”,坚持开放、绿色、廉洁理念。我们发布了一份283项的成果清单,高峰论坛的具体成果都汇总其中。

星期日法汇报:这些成果足够说服那些担心中国霸权企图的怀疑人士吗?

吴大使:看了很多德媒关于“一带一路”和所谓中国各种利益的报道。大部分都言不符实。“一带一路”首先是造福所有民众的大型经济合作倡议,是开放、包容、透明的。所有共建“一带一路”的参与方都是平等的伙伴。借此可促进政策沟通、设施联通、贸易畅通、资金融通、民心相通。“一带一路”不是地缘政治工具,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当今最大的和平工程。

星期日法汇报:但是中国十分慷慨地为各种项目提供融资,从而将财力弱小的国家推入“债务陷阱”。

吴大使:债务实际上是个中性概念,我在法兰克福大学留学时的经济学课上就学过。国家债务的成因多种多样。中国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并加大在国际市场投资力度才6年时间,不应将一些国家的债务问题都归咎中国。例如,据菲律宾方面统计,对中国的项目债务只占菲总债务的0.65%。中国债务占斯里兰卡外债为10%左右,同一些其他国家和国际机构相比少很多。事实表明,中国不是将这些国家引入“债务陷阱”,而是帮助其走出“落后陷阱”。

星期日法汇报:通往欧洲的新丝绸之路终点在鲁尔区。这为当地人民带来了什么?

吴大使:的确,位于鲁尔区的杜伊斯堡港是中欧之间长达11000公里的铁路交通网中最重要的枢纽之一,也是很好的范例:目前,每周有35班中欧班列往返于杜伊斯堡和中国12个城市。中欧之间铁路货运近三成在杜伊斯堡中转。这为杜伊斯堡市2014年来物流行业新增3000个就业岗位作出了贡献。2014年至2018年期间,落户杜伊斯堡的中资企业数量由40个增加到100多个。超过2000名中国留学生在杜伊斯堡-埃森大学学习。杜伊斯堡市对此发展势头评价积极。

星期日法汇报:中国已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投资超过900亿美元,为很多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融资,而往往只有中国公司才能从建造这些基础设施中获利。

吴大使:中国是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发起者和倡导者。因此,中国在共建“一带一路”的头几年也投入了大量启动资金。但情况并非得一直如此。一个多月前,西门子同中国政府签署了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合作文件,该公司将同中国企业一道共同参与“一带一路”项目。英国渣打银行2020年底前要为该倡议相关项目提供至少200亿美元融资支持。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从该倡议获得了价值23亿美元的设备订单。可以看出,每个参与方都能从“一带一路”合作中获利。

星期日法汇报:“一带一路”不应成为从中国到西方的单行道。西方国家企业也希望在中国获得同等的市场准入。中国市场现在有多开放?

吴大使:处于快速成长期的企业会向海外拓展。对出口强大的德国企业来说很长时间以来已是如此。全球化的权利不能只由西方企业独享。德国企业在华经营已近40年,大众公司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中国。我上大学时,桑塔纳就已是中国家喻户晓的车型。去年,大众公司全球销售1083万辆汽车,仅在中国市场就销售420万辆。能说中国市场不开放吗?

星期日法汇报:近些年,中国投资者花费几十亿欧元收购了很多德国企业,包括机器人制造商库卡。这为德国人拉响了警报。

吴大使:是的,中国投资者已经感受到这种疑虑了。可是德国在华总投资已超过800亿欧元了,中国在德总投资仅110亿欧元。我曾经担任过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,十分清楚仅在广东省就有大量中国企业被外资企业全资收购。相反,中国投资者在欧洲和德国市场面临的问题却在增多。

星期日法汇报:具体哪方面(问题)呢?

吴大使:自从中国美的集团收购库卡以后,我们面对的法律门槛被提高了。现在,一些并购业务无法完成。比如去年一家中国企业计划收购德国电网运营商50赫兹20%股份,双方谈判原本进展顺利,但后来突然被告知收购无法进行,这非常遗憾。

星期日法汇报:中国看上去不透明,外界无法得知中国投资者背后实际是谁。中国科技企业华为也是如此,因而其参与5G网络建设问题备受争议。

吴大使:华为是一家独立的私营企业。美国所谓中国政府利用华为设备开展间谍活动的指责毫无根据。请问证据在哪里?美国在全球打压华为具有政治动机。华为已在技术上同美国企业不相上下,这令美方无法接受。

星期日法汇报:您认为有关间谍指控完全出于竞争原因?

吴大使:是的,这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霸凌行为。

星期日法汇报:中国不是西方民主国家,可能也因此实现了经济强大。中国的制度更好吗?

吴大使:每个国家都是根据自身历史和国情选择政治制度。你们有你们的,我们有我们的。事实一再证明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对我们国家和人民来说是完全正确的。我们希望西方国家能尊重我们的选择,正如同我们对你们一样。

星期日法汇报:这对德国来说可能并不容易。

吴大使:我们不应反复讨论制度差异,而应思考如何进一步发扬两国的良好合作传统。去年,中德贸易额已达近2千亿欧元,约150万中国游客到访德国,每周有约100个直航航班连接两国。这在30多年前我首次到德国时完全无法想象。因此,我对中德关系的未来充满信心。

凡注明“来源:参考消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